懒得想名字君

超超超超低产的渣渣写手⊂((・x・))⊃

【斯哈】重生缠上蛇王大人(已删改)

    之前不记得是哪个小可爱说希望原著向的,我就抽空又看了一遍原著,突然发现自己的文笔简直就是渣渣,我花了些时间纠正了一下人设,把一些不是很正常(对原著来说)的片段删改了一下,其实之前我发的文都是即兴写好就发的,也没自己看过,现在一看真的是渣爆了!!!!_(:3」∠❀)_其实在我改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打吐槽,但我也尽量改到融入剧情了,当然还有一些我的想法和备注,如果看到作者我乱入,请见谅了,我真的控记不住我寄几啊!吐槽星人本性难移😂之前打的文章也不删了,毕竟是我逐字逐句打好的文,舍不得删啊,又话唠了。
    最后,感谢那些还会喜欢我文的小可爱们,我可能是全网最低产同人写手了,但是我竟然还没掉粉!还是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啦!我会在此文的基础上继续写的,爱你萌哦♡(ŐωŐ人)

3

2

1

主cp:斯哈
附:哈利重生
    是时候了……
    霍格沃兹的钟楼内,“一切都结束了……”男子喃喃道,“呵,看来明天又有大新闻了呢,继伏地魔被打败的又一大新闻啊……”
    这正是十几年前打败魔法界黑魔王救世主——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Sev,你知道吗,你走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思念,在愧疚,为什么你要留下那段记忆啊……至少……至少让我再恨你一辈子啊……呵,这也许就是你以前的心情吧……Sev……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对不起……”
    窗外,雨连绵不断。一道雷光,照亮了整个天空,也照亮了钟楼内的那具尸体,他的心脏处插着一把华丽的银匕首,血液点缀着银白的匕首,在雷光中反射出诡异的红光,他的脸上满是泪痕,却露出了辛福的微笑……
    魔法界的救世主没死在索命咒下,却死于自己手中的匕首,真是讽刺啊。
—————死后—————
    刺眼的白光使得哈利睁开了双眼,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
    “咳咳,年轻的小巫师哟,好久不见了……”
    “等等,这里好像有点眼熟,我好像来过这儿……你是……梅林!!!”
     梅林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哈利每天嘴上都挂着梅林,但他还真没想过会亲自见到梅林啊,已经经历了各种大风大浪的哈利还是忍不住鸡冻了一下。
     “那……那这里是……国王十字车站……不,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Bingo!答对了!这里就是死后的世界啦,你几年前不是来过吗?跟那个白花花的那个谁来的?还有一个臭烘烘的……”
     “邓布利多校长和伏地魔……”
     “哦,是的,可怜的孩子,你是否希望有再次选择的机会呢……”
     “再次选择的机会,您是指……”
     “哦,是的我的孩子,我会让你回到你进入魔法界前的时候,你可以再次做选择哦,我相信,你会挽回你所珍惜的人……”
      哈利低头沉思了一下,握紧拳头,“是的,我一定会牢牢地抓住他的……”
     “那好!准备好了!开始吧!”
     “哎!等等!那么快!我还没准备好啊啊啊啊啊!”
——————————————————————————我是重生的分割线——————
————————————————————
     “哦!我的梅林啊!疼死我了!我都说我还没准备好了!”
     说话间,哈利环顾了一下四周,黑漆漆一片:“好痛啊,我这是在哪啊?Lumos(荧光闪烁)!”
     虽然哈利用无杖魔法让周围稍微光亮了些,但他眼前依旧是一片模糊,等等,既然我回到了过去,也就是说……“我又近视了!”
     “哈利!!!大晚上的不睡觉!吵什么吵啊!”楼上的佩妮姨妈扯着嗓子叫到。
     “没什么!佩妮姨妈!”哈利都忘了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已经打败了伏地魔的名副其实的救世主了,而是还睡在楼梯下的储藏室的对魔法界毫不知情的哈利•波特……
      听着楼上佩妮姨妈的絮絮叨叨、弗农姨夫和达力的鼾声,小哈利却觉得格外高兴。
      一切都重新开始了,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西弗勒斯教授……
————————————————————————————我是番外的切割线————————
——————————————————————
梅林和亚瑟小剧场:
    梅林:“亚瑟你看,那个可怜的孩子自杀了!真的好可怜啊。那么小就被负以重任,我以前都没他惨耶……”
    亚瑟:“那你想怎样?”
    梅林(星星眼):“不如我们让他重生吧!给他再次选择的机会呗!”
    亚瑟内心:你就是想看戏吧……“巫师死后可不归我管,你爱咋咋地吧……”
    “好!”梅林正准备屁颠屁颠的去见哈利了,“等等,我的‘胡子’忘拿了!”
    “至于吗……其实有没有胡子,对你的形象影响不大吧……”
    “这怎么行!无可不能毁了我在小巫师们心中威武霸气的形象!” 亚索(只有你自己觉得有胡子就威武好吗……)
小剧场:完
(懒:不知哪里传开的胡子梗,但我觉得真的超级可爱!)

    哈利重生已经有两个月了,正在洗碗的“救世主”表示想摔碗:该死的梅林!为什么不直接送他到收到霍格沃兹邀请函的前一天!!!
    已经完全习惯魔法界正常生活的小哈利,突然又回到在亲戚家像家养小精灵的生活,真是不适应……一天下来就腰酸背痛的,比他当傲罗的时候还要累啊,好想念有魔法的生活啊!
    好在,离那天还有几天,再等等,提前行动会让邓布利多起疑的……
    哈利洗碗的时候,不小心走神了,眼尖的佩妮姨妈可看见了:“哈利!!!怎么还没洗完碗啊!!!快去拿信!!!”说完又在叨叨什么“真是没用的家伙”“当初就不应该收养他”……
    我们的小哈利才不管这些呢!他的内心只剩下: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耶!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什么,哈利还是觉得在海格来之前,还是按套路来吧,毕竟,现在的邓布利多还不是很信任他呢……
    正如哈利所料,达力又没事找事做的叫到:“嘿!爸爸!哈利收到了什么!”
    弗农姨夫一把夺过了那封信……真是无聊但还是要说:“这是送给我的信!”
    “谁会给你写信!”弗农姨夫一遍大笑一半说道,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封信,瞬间笑容凝固了,变得有点慌张:“佩……佩妮!”
    佩妮姨妈放下锅中臭哄哄的“校服”,急忙敢了过来,看了一眼,神色与弗农姨夫如出一辙:“快……快点扔了他!”
    哈利有点不爽了:“为什么!那是我的信!”“不!那不是你的!我们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去那种学校的!那种……那种罪恶的……肮脏的学校……绝对!”佩妮姨妈突然提高音量,她的声音本来就尖,现在比平常还要尖十倍。
    哈利•暴脾气•波特真的生气了,自从他进入了魔法界,虽然危机重重,但那儿给了他家的温暖,那是他一岁后从未感受过的温暖,那里有比家人更亲的朋友,有誓死保护他的凤凰社成员,有他现在唯一的亲人,还有……他深爱的那个人……
    “你凭什么那么说!!!我也是绝对绝对不会去你们说的那个麻瓜学校的!”说完,哈利就看到佩妮姨妈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等等,我好像说错了什么……哦!梅林的臭袜子!我刚刚说了麻瓜!天啊!露馅了!!!佩妮姨妈见过Sev,她肯定听过“麻瓜”这个词的……
    哈利•大笨蛋•波特正陷入深深的后悔中……看来只有这样了……:“Obliviate(一忘皆空)!”然后哈利制造了完美的假记忆,释放出魔力,假装小巫师魔力暴动。
    好晕啊,果然,小巫师的身体还是支撑不住那么大的魔力运用啊……
—————————————————————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来凑字的分割线——
————————————————————
    等我们的小哈利睁开眼,眼前就是白花花的一片……
    这熟悉的场景,毫无疑问,就是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了。
    哈利坐了起来,真是怀念啊……战后的他可是这儿的常客了,做傲罗时就经常受伤,后来去打魁地奇也总是这儿撞伤那儿骨折的,再后来做各种研究时,又会有坩埚爆炸啊,炼金炉爆炸啥的,差点性命难保,那时候的哈利可算是认识整个圣芒戈的治疗师呢,日常的打招呼就是:“你好啊哈利,你今天受伤了吗?”
    就在哈利陷入回忆的同时,候诊室的女巫——一个胖胖的金发女巫在路过时看到了哈利呆坐着,大声叫到:“哦!梅林啊!哈利•波特醒来了!”
    哦!不!候诊室的胖女巫做事还是那么鲁莽,不知道又会被多少人围观了……
    果然,一听到哈利•波特,就有一群人围了过来,不管是来看病的病人还是圣芒戈的治疗师,都忍不住好奇,凑过来看看这位传说中的救世主。
    “抱歉,孩子们!请让一让!都回去吧……哦!哈利!我的孩子,感觉好点了吗?”邓布利多用他独有的领导气质,疏散了人群,他身后还跟着麦格教授和……西弗勒斯!
    小哈利表示惊呆了!他有想过会见到邓布利多校长,或许会有麦格教授或海格跟着他,但是,哈利真的没有想过能够见到西弗勒斯!虽然见到西弗勒斯的时间不大对,不过没关系,见到就好了,第一印像一定要好,Sev可不喜欢毛毛躁躁的小巨怪……
    “是的先生,我很好,请问您是……?”
    “请你别介意!我的孩子,你小时候可是见过我,那个时候你还不到一岁……(唠唠叨叨)”
    一旁的斯内普看不下去了,原本就黑着的脸现在更黑了:“邓布利多,我想要是你的大脑还没被蜜糖给侵蚀……就请你说!重!点!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小花痴哈利又开始YY了——我家Sev的声音真好听!我家Sev在为我骂邓布利多耶~(懒君:快醒醒啦!擦擦口水了!说好邓布利多是你最尊敬的人之一呢   哈:是啊,之一嘛! 懒:……)
    邓布利多就开始装傻了:“哈利,你瞧瞧,年纪越大,想说的话就越多,真是抱歉……”
    眼看着斯内普又要开始喷毒药了,邓布利多笑得一脸和蔼:“咳咳,哈利,我现在得告诉你——你已经被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录取了,我的孩子。”
    “魔法学校?天啊!先生!真的有这样的学校吗?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哈利装得一脸震惊。
    这下斯内普可忍不下去了:“邓布利多!为什么哈利不知道他是个巫师!你可没告诉我他会对魔法一无所知!”
    “巫师!天啊!先生,您是指那些吃人的巫师吗?”哈利的这句话成功的引起了斯内普的怒火和麦格教授的黑脸。
    哈利心想:魔法界真是欠我一个奥斯卡……
“邓布利多校长……我想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让我们,让整个魔法界满意的解释。”麦格一脸平静,只是直直地凝视着邓布利多。
    哎呀妈呀,麦格教授发飙了,麦格教授平时生气的时候都是一脸愤怒的,但现在却一脸平静,好可怕啊,比格兰芬多被扣到负分的时候还要可怕啊QWQ。
    在一边看戏的小哈利虽然有点怕怕但还是觉得心里有点暖暖的,麦格教授还是像上辈子那样,虽然很严厉,但是会为保护霍格沃兹的学生们拼尽全力,永远不会偏心,就算是自家院里的学生,分数也是照样扣……这可是让无数小狮子感慨,心碎了。
    另一边的斯内普脸色也很不好看,他脸上像是写着:你要是在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么我不保证你的防蛀牙魔药会不会拿错……
    身处两难的邓布利多校长此刻真想来个幻影移形 圣芒戈给的检查报告也让邓布利多不竟有些心疼,才十一岁的孩子,身上便有无数道新伤加旧伤,这些事情费格太太可没跟他说过啊……好久没找费格太太聊天了,吃些什么好呢?太妃手指饼还是柠檬雪糕?蟑螂堆好像也不错……
    邓布利多边想边微笑着,不知道的以为他傻,而重生的哈利•波特——这个邓布利多精心培养的救世主,他的继承人,怎么也不会错过邓布利多表情中的深意……看来,某些人要倒霉了……
    还在走神的小哈利突然被来了一打检测咒,抬头一看,哎呀,Sev的脸色又黑了呢,我敬爱的校长啊,这下我也帮不了你喽……
    “邓布利多!我以为你至少比那些满脑子芨芨草的巨怪们要好些,现在,我遗憾的发现,我真是看错了!希望你能趁蟑螂堆还没塞满你那个满是蜜糖的脑子之前看看!这是一个快十一岁的小巫师应该有的体质吗!!!”
    邓布利多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虽然看过了圣芒戈的报告,实际一看,更是让人心疼啊,严重的营养不良,各种骨骼上的旧伤以及刚结疤的新伤……
    看到检测魔咒放出的颜色,连一向严肃的麦格教授说话的声音也忍不住有些哽咽:“邓布利多,我当初就应该继续阻止你的,他才那么小……你保证过的,我当时以为,他们的孩子还不至于会有这样的生活……”
    邓布利多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敷衍下去了,他神色一变,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好的,麦格教授,还有斯内普教授,这件事情我会给出解释的,现在我想先安顿一下波特先生吧。”
    虽然斯内普总是毫不留情面的向邓布利多喷毒药,但他知道,邓布利多好歹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校长,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他要是认真起来,他的话还是必须要听的。
    “那么……波特先生,你是否愿意在开学之前占时住在你未来的魔药教授,斯内普教授在麻瓜界的家里?”
    刚刚才有所缓和的斯内普,脸色瞬间又变黑了,而小哈利觉得——梅林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谢谢你让我重生!
    从未真正意义上和西弗勒斯同居的小哈利现在非常激动,但他知道他一定要镇定,毕竟这是重生后的第一次见面,不能表现得像个莽撞的蠢狮子,是的,要矜持……
    “邓布利多!我以为你还记得你说过些什么……”
    “当然了!西弗勒斯,我的孩子,我当然记得,但是我们总不能将可怜的波特先生再次送回女贞路吧……在波特先生进入霍格沃兹之前,他还是得住在麻瓜界的,你说呢?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这老头肯定是在记刚刚我为难他的仇。
    “够了,邓布利多!我明确记得不姓邓布利多!而且……搬不搬,还是要经过波特先生的同意不是吗……”
    还没等斯内普对小哈利进行恶狠狠的目光威胁,“先生,我同意!”
    “好的!那么亲爱的波特先生,你的行李会被直接送到蜘蛛尾巷19号!我想你现在已经康复了,要现在搬去那儿吗?”
    “好的先生,我遵从您的意见……”
    我们亲爱的斯内普教授现在正在严重怀疑人生中,要不是知道邓布利多在此前并未接触哈利•波特,他真的怀疑这一老一小的在这一唱一和的拉他入坑……(不过,现在也是不得不入坑了……)

    蜘蛛尾巷19号……壁炉……
    “哦!梅林啊,西弗勒斯,我想你是时候该清理一下你的壁炉了。”说完,邓布利多拍了拍他身上的灰。
    “够了,邓布利多!你要知道我并不经常住这儿,别在这挑剔!”紧随其后的斯内普很不耐烦地回复了了邓布利多。
    在斯内普旁边的是我们“没见过”飞路网的小哈利,在圣芒戈的壁炉前,在套路了邓布利多校长“示范”了一次后,死皮赖脸的抓住蛇王大人的衣服,“怕怕”得快哭了的样子,让我们的蛇王大人不得不在麦格教授和一众女治疗师,女病人的“死亡注视”下,带着小哈利,一起过飞路网。(我敢说,那些女人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勇敢过)
    在斯内普撒飞路粉时,哈利还很“害怕”地抱住了斯内普的腰,(虽然就哈利的身高来说这抱得有点勉强,还踮了踮脚)
    已经从壁炉里出来了的斯内普,低下头,看了看他“很不识相”的一脸“害怕”的(装的)腰部挂件:“Well……我还不知道伟大的救世主还有喜欢抱着别人的癖好……”
    哈利“一惊”,“立马”撒开了手,作腼腆状,很诚恳地说:“哦,很抱歉,西弗勒斯,我……我只是太害怕了……您知道,我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真的很抱歉……”
    斯内普越听越烦躁,没有在意到哈利用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姓,他想起邓布利多的承诺,他说哈利波特会拥有王子般的生活,可现在!看看!所谓拥有王子般的生活的哈利波特!身上满是伤痕,说话像个家养小精灵般唯唯诺诺!这就是邓布利多所说的过着王子般生活的救世主!?邓布利多欺骗了整个魔法界!
    斯内普越想越气,心中默默的记下了,看了今后的好几年,邓布利多校长在霍格沃兹的日子不好过喽……
    “好了,波特先生,我想我是时候该回去了,我很期待在霍格沃兹与你再次见面!”还不知道自己早已被他的魔药教授“记住”了的邓布利多校长,傻笑着与小哈利道了别,走进了壁炉。
    “那么波特先生,你的房间在二楼最右边,我想在你搬进去前,我们要先定下些规矩,第一:不允许在我的房子内像个巨怪一样吵吵闹闹的。第二:在其他时间,请你给我安安静静的呆在你的房间里,最好别给我闹腾,我想我新研制出的魔药不缺实验对象……”看着哈利“瞬间苍白”的脸,斯内普很满意的勾起了嘴角。(规矩总的来说就是两个字:安静,多出来的都是乱编来恐吓哈利的)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我研制魔药时,绝对!绝对不许打扰我!”看到已经被“恐吓”到了的救世主,斯内普心情很好地准备回到他的实验室,继续他的研究。
    “斯内普先生,”哈利还是很识时务的,“我还有一个问题,请问您能否过来一下……”
    “还有什么问题吗?波特先生……”虽然板着脸但心情还不错的斯内普,还是又向着哈利走来了。
    “很抱歉,先生,您太高了,请问您可否,稍微低一些?”
    看在自己还是对不起莉莉和她的孩子的份上,斯内普皱了皱眉,还是微微弯了下了腰,心想最好他能问一些有用的问题,不然他在位的格兰芬多绝对不会再有加分的迹象了……哈利在斯内普还在想事时一口亲在了斯内普的右脸上,感觉到蛇王大人一瞬间的僵硬后,斯内普起身后退,一脸茫然,哈利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很是无辜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您介意这样,我经常看见姨母在姨夫出门的时候这样做,我以为这是说再见的一种方式……抱歉先生……”(瞎编的)
    斯内普下意识的用了大脑封闭术,很快就恢复了他毒舌的本性:“我还不知道伟大的救世主还是个美国人……那么我想你卑微的魔药教授还应该加一条:请伟大的救世主在英国,就以英国传统的生活方式生活,我想伟大的救世主的崇拜者或许会想要你的见面吻……”(英国没有吻脸礼,美国南方则较普遍)
    一时间的慌乱让斯内普忘记了哈利本来是要想他“提问题的”,说着,斯内普一个转身,黑袍滚滚,很有气势的走了,而哈利这只偷腥成功的小猫心情很好的开始搬行李。
    已经回到实验室的斯内普内心很是复杂,从小到大,只有他的母亲亲过他,他所谓的父亲,呵!自从知道母亲是巫师后,连碰都不想碰他,那种眼神,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避之不及,而他的母亲,那个懦弱的女人,只知道如何费劲心思地去讨好那个男人,只有在傍晚,才时不时良心发现,对着他抱头痛哭。
    反正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等斯内普出来,早已是傍晚,浑身疲乏的斯内普准备像往常一样,喝下他储备的缓和剂,吃点面包将就将就晚餐再休息,但等他从地窖的实验室里出来时,他看到的不只是空荡荡的客厅,还有一桌的饭菜和睡在老沙发上的毫无防备的抱成一团熟睡的救世主。
而我们的蛇王大人第一反应是:作为一个救世主,竟然毫无防备的躺在一个前食死徒家中的沙发上,就不怕我一个阿瓦达索命就送你见梅林吗?(哈:已经见过一次了,谢谢······)随后斯内普注意到了桌子上已经凉了的饭菜,看上去是一口都没动过,他皱了皱眉头,看上去伟大的救世主像是在等他,他应该感到荣幸吗?!
    还在内心嘲讽的魔药教授察觉到睡在老沙发上的某只波特醒来了。
    刚刚才醒来的哈利明显还很困,坐起身来,被光照到眼睛有点不舒服而揉了揉,因为起身的动作有点大,哈利鼻子上的那副较大的眼镜毫无征兆的掉了下来,配合着一起滑下的,还有哈利身上那件明显大了一圈的达力的旧衣服,露出了哈利雪白肩膀,常年住在橱柜里在加上姨夫姨母为了不让邻居们发现他们虐待哈利,很少让哈利出门,当然除了某些人少的时候赶他去后花园除草外……这使得哈利的皮肤很白,但是那种白是有些病态的苍白,因此,一道道尚未消除的伤痕在那种病态白的皮肤上是格外的显眼,加之因为经常吃不上饭,哈利没有同龄人应有的婴儿肥,这使得他十分瘦弱。看上去很是让人心疼。
而斯内普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哈利的那双眼睛上,是的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应困倦和对光照的不适应而有些朦胧的微微眯起,被哈利揉了揉,生理泪水显得这双翠绿色的眼睛格外的亮,就是这样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她支撑着斯内普度过一个又一个黑暗而绝望的夜晚,时隔已久,再次见到却不是在她的身上……“Li……”‘Lily’,斯内普虽然很想呼唤出那个名字,但作为一个双面间谍,一个斯莱特林的蛇王,他很快想起来邓布利多的吩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瞬间恢复了他平常的那副黑脸,让人无法相信上一秒在这副黑脸上出现了怎样的震惊,愧疚,与柔情……
“我以为伟大的波特先生还能屈尊动用一下你尊贵的大脑回想今天上午我告诉过你你的房间在哪……”
虽然斯内普说那句话很小声,但哈利还是听见了,虽然哈利很清楚他在西弗勒斯心中的形象,他也很明白妈妈在西弗勒斯内心的重量,但他还是忍不住忧伤,他知道,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横冲乱撞的鲁莽的波特,愿舍身保护也只是因为自己是妈妈的孩子,哈利深爱着他的家人,但这是他第一次讨厌他的出生,就算这个出生使他背负了许多同龄人不该背负的东西,就算之前受着来自伏地魔每日每夜的恐惧,他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他的出生,但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句讽刺和一个眼神。
他竟然会嫉妒自己的母亲,哈利不敢再想下去,他感觉他快要无法控制住他自己了,他想装作无辜又若无其事的回房间,但现在,他却是连抬头看那个男人一眼的勇气也没有!谁说是狮子就会有异于常人的勇气?!现在的他连胆小怕死的虫尾巴都不如!
“唔……抱歉先生,我有点困就不小心睡着了……我还以为您会来吃晚饭的……”
     心情不好的救世主,语气也不会好到哪里,斯内普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了哈利话间的埋怨和不满。
     埋怨!?我有没求着你等我!不满?!作为一个魔法界的救世主,大明星,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因为屈尊住到了一个油腻腻的老蝙蝠家而不满吗?!
    看着斯内普嘴唇微微一动,哈利很没骨气的选择了逃跑:“抱歉,先生,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想我还是回去睡觉了……晚安,先生”话音刚落,哈利就以火箭弩般的速度逃回了他的房间,只留下斯内普一人在客厅干站着。
    波特为什么要逃!?为什么对我不满!?为什么心虚!?西弗勒斯•情商超低•斯内普现在很烦躁,甚至有点难以处理他现在的心情,最后只把一切都归于波特对他这个油腻腻的老蝙蝠的恐惧,这个结论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使我们的魔药教授更加的烦躁了。
    回头看见那一桌的饭菜,斯内普的表情略有松懈,这儿可不像霍格沃兹,24小时都有家养小精灵提供食物,也就是说这一桌的饭菜都是那个波特一个人做出来的,想到这儿,斯内普忍不住皱了皱眉,站在那思考了一会儿,坐下,用餐,毕竟这些东西放在这儿可是会惹老鼠的……

来自超级截图狂(Me)的黑执事自定义键盘♡所有图都是我删选出来的最喜欢和经典的♡拿出来晒晒,哈哈哈哈哈~( ̄▽ ̄~)~

Goldy【德哈】(1)

#ooc警告#
#首次写德哈,文笔渣渣#

    Long long ago,有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金色飞贼,他有一点点的与众不同,那就是他有着寻常的金色飞贼所没有的——情感和独立思想 。
    在一个温暖的下午,这只金色飞贼在睡足后,心情很好的开始了他美好的下午,“啊!多么美好的下午,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看那边的巫师们,他们是那样的快乐,看那边的同类,是多么自由自在的飞翔!What!?同类?这里怎么会有同类!?So……那就意味着……巫师的魁地奇比赛!!!我得赶紧溜!”话音刚落,这只金色飞贼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被抓住了!!!
    “快看!是哈利!哈利波特!他再一次成功的抓住了金色飞贼!这简直就是梅林的奇迹!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6分42秒!那!我敢保证,要是哈利加入英国队,魁地奇世界杯可就没有德国的份了……Oh,抱歉,麦格教授,好的教授,我会的,但是我还是得说上两句——6分42秒!看看吧!看看对面那些还没缓过神来的狡猾斯莱特林们! 在我们的黄金男孩的面前还不是输了!?Ouuch!Sorry,麦格教授,是的,好的好的,我会的……好吧!那就让我们回归正题!显而易见,胜利的一方是——G!”What?!What happen!?小金色飞贼自认为无人能抓住他,所以这次一定是个意外!自我安慰完毕的小金色飞贼开始尽其所能的挣扎。
    哈利在抓到这只小金色飞贼时就发现了他的不寻常,他并没有像寻常的金色飞贼那样 抓到后会自动收起翅膀,反而还在哈利的手中拼命的挣扎着,这让哈利不由的想到了伏地魔,最近实在是太乱了,各种事情接连不断,这让哈利无从下手,很是烦躁,也就让他变得对伏地魔十分敏感,哈利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每晚的噩梦,无边的恐惧,还有……尽管过了很久,也迟迟不散的愧疚……
    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任何一个人,在我的面前倒下了……永远……
    哈利隔着口袋,抓紧那只金色飞贼,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未完待续—
    一坑未补,又开一坑😂(那边的童鞋,请放下你的椅子……)
    突然想写德哈,于是……我就写了……
    其实斯哈的我有手写存稿,但我懒得打字……( ಠ౪ಠ )求不群殴……
    看到我竟然没掉粉,甚是感动,谢谢那些还支持懒君的童鞋们啊(。・ω・。)ノ♡
    顺带一提,懒君发现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记几了,【斯哈】ooc提前警告,原著党的Sorry了(┯_┯)
    冒死发一篇德哈饭!第一章可能看不出来(其实是没写完……)以后会体现出了哒!(笔芯♥)

【斯哈】(原创)——重生缠上蛇王大人

前景回顾:
    说着,Severus一个转身,黑袍滚滚,很有气势的走了,但是哈利小恶魔还是看到了他亲爱的Sev走时的一丝慌乱,心情很好的开始搬行李。
    已经回到实验室的Severus,内心很是复杂,从小到大,只有他的母亲亲过他,他所谓的父亲,呵!自从知道母亲是巫师后,连碰都不想碰他,那种眼神,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避之不及,而他的母亲,那个懦弱的女人,只知道如何费劲心思地去讨好那男的,只有在傍晚,才时不时良心发现,对着他抱头痛哭。
    反正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正文:
    等Severus出来,早已是傍晚,浑身疲乏的Severus准备像往常一样,喝下他储备的缓和剂,吃点面包将就将就晚餐再休息,但等他从地窖的实验室里出来时,他看到的不只是空荡荡的客厅,还有一桌的饭菜和睡在老沙发上的毫无防备的抱成一团熟睡的救世主。
    而我们的蛇王大人第一反应是:作为一个救世主,竟然毫无防备的躺在一个前食死徒家中的沙发上,就不怕我一个阿瓦达索命就送你见梅林吗?(哈:已经见过一次了,谢谢······)随后Severus注意到了桌子上已经凉了的饭菜,看上去是一口都没动过,Severus皱了皱眉头,看上去伟大的救世主像是在等他,他应该感到荣幸吗?!
    还在内心嘲讽的魔药教授察觉到睡在老沙发上的某只波特醒来了。
    刚刚才醒来的哈利明显还很困,坐起身来,被光照到眼睛有点不舒服而揉了揉,因为起身的动作有点大,哈利鼻子上的那副较大的眼镜毫无征兆的掉了下来,配合着一起滑下的,还有哈利身上那件明显大了一圈的达力的旧衣服,露出了哈利雪白小香肩,以及精致的锁骨。常年住在橱柜里在加上姨夫姨母为了不让邻居们发现他们虐待哈利,很少让哈利出门,(当然除了某些人少的时候赶他去后花园除草外……)这使得哈利的皮肤很白,但是那种白是有些病态的苍白,因为经常吃不上饭,哈利没有同龄人应有的婴儿肥,这使得他十分瘦弱,加之那样病态的白,看上去很是让人心疼。
    而Severus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哈利的那双眼睛上,是的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应困倦和对光照的不适应而有些朦胧的微微眯起,被哈利揉了揉,生理泪水显得这双翠绿色的眼睛格外的亮,很漂亮,很美好,就像……就像阳光,就像……“Lily……”Severus作为一个合格的双面间谍,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瞬间恢复了他平常的那副黑脸,让人无法相信上一秒在这副黑脸上出现了怎样的震惊,愧疚,与柔情……
    “我以为伟大的波特先生还能屈尊动用一下你尊贵的大脑回想今天上午我告诉过你你的房间在哪……”
    虽然Sev说那句话很小声,但哈利还是听见了,难道你的眼里只有我妈妈吗!?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横冲乱撞的鲁莽的Potter?!拼命的保护我也只是因为我是Lily的孩子?!说实话,这是哈利第一次如此讨厌他的出生,就算这个出生使他背负了许多同龄人不该背负的东西,就算之前受着来自伏地魔每日每夜的恐惧,他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他的出生,但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句讽刺和一个眼神。
    哈利的心好痛啊,心脏部位的那种抽痛,刺痛的感觉,让哈利不敢再抬头看这Severus,他好想勇敢的站起来,抬起头,直视着Severus,不顾一切的去拥抱他,质问他,告诉他:“I'm harry! I'm just harry!”告诉他,自己是怎样的爱他,在他死后,我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思念他,告诉他自己的死亡与重生都是为了他!!!
    理智还是占据了灵魂早已不是快11岁小孩(还未过生日)的上风,哈利知道他现在表白的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他必须得控制住自己,并且配合Severus。
    “唔……抱歉先生,我有点困就不小心睡着了……我还以为您会来吃晚饭的……”
    心情不好的救世主,语气也不会好到哪里,Severus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了哈利话间的埋怨和不满。埋怨!?我有没求着你等我!不满?!作为一个魔法界的救世主,大明星,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因为屈尊住到了一个油腻腻的老蝙蝠家而不满吗?!
    看着Severus那张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动,哈利很没骨气的选择了逃跑:“抱歉先生,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想我还是回去睡觉了……晚安,先生”话音刚落,哈利就以火箭弩般的速度逃回了他的房间,只留下Severus一人在客厅干站着。
    波特为什么要逃!?为什么对我不满!?为什么心虚!?Severus•情商超低•Snape现在很烦躁,甚至有点难以处理他现在的心情,最后只把一切都归于波特对他这个油腻腻的老蝙蝠的恐惧,这个结论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使我们的魔药教授更加的烦躁了。
    回头看见那一桌的饭菜,Severus的表情略有松懈,这儿可不像霍格沃兹,24小时都有家养小精灵提供食物,也就是说这一桌的饭菜都是那个波特一个人做出来的,想到这儿,Severus忍不住皱了皱眉,站在那思考了一会儿,坐下,用餐,毕竟这些东西放在这儿可是会惹老鼠的……
—未完待续—
啧啧啧,教授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啊……而且情商特低,脑回路也有些不正常啊(小声)←炒鸡害怕自家院长的怂B(自我鄙视ing)
那啥,对于现在的教授来说,他才刚刚开始认识小哈利,这种低情商的表现还是可以理解滴(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因为怕院长的毒液才说的……)
说实话,连懒君觉得西弗勒斯四不四……(不敢说)
赶脚要让教授开窍——难啊!
所以说,小哈的追夫之路漫漫,教授都情商还有待治疗。
嘛!其实教授对小哈还是有一点……那啥的,懒君保证!西弗勒斯会在小哈三年级之前……开窍,别的……到时候再说吧……(心虚)
快要开学了,要对手机say goodbye了,so……下一章,只能请各位客官,耐心等待喽。
BYE!(暂时)♡
5

清理手机时发现原来自己有那么多收藏的哈利波特的图,就发一些我个人特别喜欢的有关Sev的图给大家分享一下下 啦啦啦~
特别喜欢第一张图的斯莱特林——A  BETTER  FUCK😂😂😂还有最后一张图,美腻的教授(这样形容教授会不会被罚抄斯莱特林守则一万次啊……)
(图片大多来自微博或贴吧,有些最下面有标明出处,有些没有是朋友分享的,求大神作者名,如果不小心侵权了,我会删的)

板子到了,敲开心!乱画了一个很格兰芬多的蛇(It's  me ...)啦啦啦∽

这个都不用猜了吧!?标签揭示(图1源自微博)

Today is Alan Rickman's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to you.You are always my idol and the bravest person I have ever met.♡♡♡(最后半句取自《Harry Potter》)
                                          —— Yours  L•Jun

【斯哈】(原创)——重生缠上蛇王大人

前景回顾:
    还没等Severus对小哈利进行恶狠狠的目光威胁,“先生,我同意!”
    “好的!那么亲爱的Potter先生,你的行李会被直接送到蜘蛛尾巷19号!我想你现在已经康复了,要现在搬去那儿吗?”
    “好的先生,我遵从您的意见……”
    我们亲爱的斯内普教授现在正在严重怀疑人生中,要不是知道邓布利多在此前并未接触Harry Potter,他真的怀疑这一老一小的在这一唱一和的拉他入坑……(不过,现在也是不得不入坑了……)

正文:
    蜘蛛尾巷19号……壁炉……
    “哦!西弗勒斯,我的孩子,,我想你是时候该清理一下你的壁炉了。”说完,邓布利多拍了拍他身上的灰。
    “够了,邓布利多!你要知道我并不经常住这儿,还有……我不是你的孩子,我记得我并不姓邓布利多!”紧随其后的Severus很不耐烦地“纠正”了邓布利多。
    在Severus旁边的是我们“没见过”飞路网的小Harry,在圣芒戈的壁炉前,在套路了邓布利多校长“示范”了一次后,死皮赖脸的抓住蛇王大人的衣服,“怕怕”得快哭了的样子,让我们的蛇王大人不得不在麦格教授和一众女治疗师,女病人的“死亡注视”下,带着小Harry,一起过飞路网。
    在Severus撒飞路粉时,哈利还很“害怕”地抱住了Severus的大腿,(Harry内心:为什么我这么矮呀!我想抱Sev的腰啊!呜呜呜呜呜呜……)
    已经从壁炉里出来了的Severus,低下头,看了看他“很不识相”的一脸“害怕”的(装的)腿部挂件:“Well……我还不知道伟大的救世主还有喜欢抱别人大腿的癖好……”
    哈利“一惊”,“立马”撒开了手,(老恋念不舍了)作腼腆状,很诚恳地说:“哦,很抱歉,Severus先生,我……我只是太害怕了……您知道,我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真的很抱歉……”
    Severus越听越烦躁,没有在意到Harry用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姓,他想起邓布利多的承诺,他说哈利波特会拥有王子般的生活,可现在!看看!所谓拥有王子般的生活的哈利波特!身上满是伤痕,说话像个家养小精灵般唯唯诺诺!这就是邓布利多所说的过着王子般生活的救世主!?邓布利多欺骗了整个魔法界!
    Severus越想越气,心中默默的记下了,看了今后的好几年,邓布利多校长在霍格沃兹的日子不好过喽……
    “好了,Potter先生,我想我是时候该回去了,我很期待在霍格沃兹与你再次见面!”还不知道自己早已被他的魔药教授“记住”了的邓布利多校长,傻笑着与小哈利道了别,走进了壁炉。
    “那么Potter先生,你的房间在二楼最右边,我想在你搬进去前,我们要先定下些规矩,第一:不允许在我的房子内像个巨怪一样吵吵闹闹的。第二:在其他时间,请你给我安安静静的呆在你的房间里,最好别给我闹腾,我想我新研制出的魔药不缺实验对象……”看着Harry“瞬间苍白”的脸,Severus很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我研制魔药时,绝对!绝对不许打扰我!”看到已经被“恐吓”到了的救世主,Severus心情很好地准备回到他的实验室,继续他的研究。
    “Snape先生,(哈利还是很识时务的)我还有一个问题,请问您能否过来一下……”
    “还有什么问题吗?Potter先生……”心情挺好的Severus,还是向着Harry走来了。
    “很抱歉,先生,您太高了,请问您可否,稍微低一些?”
    看在自己还是对不起Lily和她的孩子的份上,Severus弯下了腰,哈利一口亲在了Severus的右脸上,看着蛇王大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很是无辜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您介意这样,我经常看见姨母在姨夫出门的时候这样做,我以为这是说再见的一种方式……抱歉先生……”
    Severus不愧是双面间谍,很快就恢复了他毒舌的本性:“我还不知道伟大的救世主还是个美国人……那么我想你卑微的魔药教授还应该加一条:请伟大的救世主在英国,就以英国传统的生活方式生活,我想伟大的救世主的崇拜者或许会想要你的见面吻……”
    说着,Severus一个转身,黑袍滚滚,很有气势的走了,但是哈利小恶魔还是看到了他亲爱的Sev走时的一丝慌乱,心情很好的开始搬行李。
    已经回到实验室的Severus,内心很是复杂,从小到大,只有他的母亲亲过他,他所谓的父亲,呵!自从知道母亲是巫师后,连碰都不想碰他,那种眼神,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避之不及,而他的母亲,那个懦弱的女人,只知道如何费劲心思地去讨好那男的,只有在傍晚,才时不时良心发现,对着他抱头痛哭。
    反正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未完待续—
哎呀哎呀,小哈的身高是硬伤啊,可怜他三秒钟
哈哈哈,教授又被小哈套路了
重生后的小哈腹黑属性觉醒喽!
目前还有很多副cp没订好呢,大家想要谁和谁在一起啊!?快点留言哦!
人物有:潘西,奥利弗·伍德(名字让我想起了Call me by your name,所以懒君决定给他配一个cp),塞德里克迪戈里,德拉科,布雷斯,纳威等等……人太多了,你们都有那些喜欢的cp,都说说吧,冷门cp也行 !快快留言哦!
4